合同律师官方微信 陈志合同律师官方微博
合同律师网LOGO
合同律师
合同律师
合同律师咨询电话15800323008 13166335825(即微信)
合同律师邮件 582557938@qq.com
合同律师网首页 律师介绍 合同律师成功案例 智坚律所 智小小太极 联系合同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新闻
 
  
 
法律新闻 >>
丈夫拔管杀妻案续 被害人母亲不满判决申请抗诉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   人气:2533   合同律师网 合同法律师咨询 合同律师服务



丈夫拔管杀妻案续 被害人母亲不满判决申请抗诉

       《丈夫拔掉妻子氧气管案》追踪认为一审判决“重罪轻判、适用刑罚明显不当、适用缓刑错误”

  被害人胡菁母亲昨申请抗诉

  南方日报讯 (记者/孙颖) 当知道“拔管丈夫”文裕章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后,死者胡菁的母亲肖桂莲就表示,“判得太轻了,太不公平”(详见12月10日《深圳观察》AⅡ01版)。在考虑了近5天后,肖桂莲于昨日向深圳市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抗诉申请书》,请求该院向省高院提起抗诉。她认为,此案一审判决“重罪轻判、适用刑罚明显不当、适用缓刑错误”。

  对于肖桂莲申请抗诉的行为,文裕章的哥哥表示,这是她们的权利,并表示要看申请抗诉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判太轻,还是没满足她们的要求,“从我与她们的交涉来看,是后者,有录音为证,她们说了,给她们1000万元就可以向检、法申请轻判”。

  据广东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向锋介绍,根据法律规定,检察院收到肖桂莲《刑事抗诉申请书》

  5日内,应当作出是否抗诉的决定,并且答复肖桂莲。如果确有抗诉必要,还要经过检委会集体讨论决定。

  胡菁本有完全康复可能?

  肖桂莲认为,接诊胡菁的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未对患者颅脑进行必要的检查与防护,对患者家属宣称“这种病人治疗的价值不大”,滥发“脑死亡”言论。加上文裕章因“小三”存在主观杀妻,故意实施了拔管行为,才导致了胡菁的死亡。

  为了查清胡菁的死因,肖桂莲申请了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由湖北诚信司法鉴定所于今年

  3月26日作出了《司法鉴定书》,结论为:“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治胡菁的医疗行为中存在过错,其过错主要为诊断不明确,治疗延误,与被鉴定人胡菁的死亡存在关联”。

  肖桂莲在《刑事抗诉申请书》中认为,胡菁本有生的机会与可能,因为鉴定的医学专家进一步解释称,小脑与脑桥、第三脑室交接部位属于脑神经“中枢的中枢”,控制人体呼吸与意识反应,因该部位出血,神经受到血液压迫,所以出现病例所写的一系列症状。在患者不便搬动身体的情况下只需要做个脊骨穿刺,即可辨明是否存在颅脑溢血的情况,开颅手术可以缓解此类病情,甚至有完全康复的可能。

  她认为,由于当值医生职业素养与职业道德缺失,加上文裕章存在杀妻的主观故意,医护人员的滥言更使文裕章加上了一个“爱妻”的借口。文裕章作为一个法律专业毕业的人,只

  7天时间,甚至连病因都没有查清楚,也不征求她作为母亲的意见,就打着“爱妻”的借口下此毒手,使得胡菁连转院和离婚的机会都没有就恨赴黄泉。

  文裕章有害怕承担扶养责任私心?

  文裕章始终供述称,其看到妻子胡菁的样子很痛苦,他很伤心,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胡菁忍受这种痛苦,就将插在她嘴巴内的氧气管拔掉。一审法院最终认为文欲章所述动机真实可信。

  对此,肖桂莲在《刑事抗诉申请书》中表示,法院认定的主要依据是文裕章本人的供述,以及证人阮某英的证言。而所有庭审证据中,除了有文裕章自称的“爱妻”之说和其他在场人听到的文裕章“爱妻”的说法,更有文裕章供述的“我担心她是一个不完整的人”害怕承担扶养责任的私心。

  肖桂莲还提出,公诉机关提出的证据显示,自2008年11月19日到2009年2月16日文裕章被羁押之前,与女子张某频繁联系,并经常深夜通话,其中,2008年12月17日,两人通话达17次之多;2009年1月26日,两人互通短信达50条之多。张某本人承认她对文裕章有好感,公诉人在庭上也称文裕章与张某短信内容“暧昧”。

  肖桂莲表示,文裕章在胡菁病后住院仅一个星期,就拔去胡菁身上的医疗设备,并趴在胡菁身上阻止医护人员继续施救,其杀人的意愿非常强烈。因此,一审法院对文裕章杀人动机认定有误、重罪轻判。

  文裕章从未愿意全额赔偿?

  一审法院认为,文裕章表示愿意全额赔偿被害人近亲属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并已全额给付,应认定为具有明显的认罪悔罪表现,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对此,肖桂莲在《刑事抗诉申请书》中表示,文裕章全额赔偿不是悔罪,而是为了获得较轻的处罚。事实上,文裕章从开庭到庭后委托律师谈判,从未愿意全额赔偿。双方律师第一次谈判时,提出的赔偿金额是

  20余万元,大大低于诉讼请求,后又增加到40余万元。后来为使文裕章获得较轻的处罚,文家才迫不得已同意全额赔偿。其全额赔偿并非心甘情愿,以此认定文裕章有悔罪表现更是无稽之谈。

  相关

  文裕章父子:上周六已相见

  文裕章在12月9日宣判当天下午便被家人接回家。据肖桂莲称,因为两个孩子还在上学,所以当日并未与父亲相见。12月11日一大早,文母便给她打来电话称“要带两个孩子上街去玩”。

  “我知道他们是带孩子见父亲,这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在给两个孩子梳洗完后,肖桂莲便将孩子交给了文母。

  肖桂莲称,孩子晚上回来后说,和父亲、奶奶等人去了中心城吃饭、买玩具,很开心。

  为何申请抗诉?文家言语激怒肖桂莲

  据了解,肖桂莲曾在宣判的第二天给文母打电话表示将不再申请抗诉。她虽然认为判得不公,但觉得这件事情将她折腾得精疲力尽,所以本打算料理完胡菁的后事后,就回武汉生活。

  但一件事情让肖桂莲改变了想法。据肖桂莲称,当晚孩子回来后告诉她,“爸爸和奶奶还说,姨妈和外婆就是想要我们的钱,要1000万元!”

  孩子的这番话让肖桂莲很惊讶:“这两年来,我们照顾两个孩子,从来没在他们面前说过一句文家的不是,尽量不让他们因这件事受到伤害,没想到文家竟然出尔反尔,将这样的话灌输给孩子!”

  肖桂莲说,联想起文裕章在看守所给其母亲的来信,其中称她们“简直是穷疯了!”“他们都是小人”等话语,恶劣的认罪态度和种种伤人的语句,让她们决定坚持申请抗诉。

  “不给1000万元就起诉”?肖桂莲:那是另一个遗产继承官司

  文欲章案宣判当天,一向低调的文家在媒体上公布胡家说“不给1000万元就起诉”的录音,而在昨日的采访中,文裕章的哥哥也表示,肖桂莲申请抗诉的动机是因为没满足胡家的要求。

  对此,肖桂莲表示,录音中提到的那1000万元,实际上是他们正在福田法院审理的另一个遗产继承官司,涉及的金额确实有1000万元,“这是法律赋予我作为胡菁母亲遗产继承的权利,并不是什么狮子大开口”。

  另据了解,肖桂莲昨日已到法院办理了此案128万元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金的转账手续。

                                                                                                                      (责任编辑:曾安能)



[返回]

上海市律师协会 上海合同法律咨询中心 东方环发律师事务所 上海诉讼法律网 天涯社区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上海高级法院 上海第一中级法院 上海第二中级法院
北京法院网 浙江法院网 安徽高级法院网 江苏法院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
上海工商管理局 上海检察院 北大法律信息网 中国法律信息网 被强制执行人查询
爱建网 金融界 丁丁地图 赶集网 搜狐
雅虎 新浪 百度 谷歌 上海智坚律师事务所

上海申诉网 陈志合同律师博客

版权所有: 上海合同律师网

Copyright ©2010-2021 www.htf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沪ICP备09069354号
合同法律师;合同律师;上海合同法律师;上海合同律师
技术支持:爱建网